鄉村小說網
網站首頁 最近更新 熱門推薦
小說鄉村小醫仙
正文_第1064章 帶童雨去市里

    童母二人急忙點頭說道:“聽懂了,你放心吧,我們一定注意,其實我們之前也都很注意說話方式的。,。”

    秦凡嗯的說道:“是呀,一般有病的人往往都不會承認自個生病,這就跟喝醉酒的人往往都會說他沒喝醉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頓了一下,秦凡看向童奎說道:“所以你們以后啊,別在童雨姐跟前提生那病的事兒。”

    童母再次點頭說好。

    秦凡瞅著這些事兒‘交’代好了,他這才說道:“還有一個事兒要跟你們商量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童母一聽急忙說道:“小兄弟你有啥事兒盡管開口提,只要能治好童雨的病。”

    秦凡看了一眼說道:“是這樣的,因為童雨姐現在的狀態是正常人狀態,所以我擔心治起病來效果不好,只有等她病情發作的時候,才是最佳的治療時間。”

    畢竟這病算是世界疑難雜志之一,治愈一個受刺‘激’的神經病,基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秦凡這也是第一次治,所以他必須得確保萬無一失。

    頓了一下,他看向二老的表情問道:“你們應該懂我的意思吧?”

    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這時候在旁一直不吭聲的童奎忍不住開口問道:“小兄弟,那這個咋治?”

    秦凡沒有說話,而是低頭走了幾步。

    最終他站在桌子跟前,手指敲了敲桌子。

    他這才抬頭看著二老說道:“我本來說等童雨姐病情發作,你們給我打電話,我直接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我擔心到時候會錯過最佳時間,你們要是放心,讓童雨姐跟我們走,到時候她一旦病情發作,我就可以直接治療了。”

    剛才他問了一下童雨的發病間隔時間,按照這個大概推算,秦凡想著發病估計也就是這兩天。

    說完他看向二老擔心的表情,他知道兩個老人不放心,不過秦凡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頓時秦凡接著道:“或者你們其中一個人跟著我們,也可以照顧童雨姐。”

    這時候二老互瞅了一眼。

    童奎這才吧嗒‘抽’了一支煙說道:“老婆子要不你去吧,你到時候還能好好照顧‘女’兒。”

    童母一聽想著也沒錯,她到時候方便照顧‘女’兒。

    頓時童母看向秦凡點頭說道:“那好,那我跟你們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”秦凡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對他來說誰去都可以,他現在想的只是給童雨咋治好病。

    旋即三人正聊著接下來的相關事兒。

    這時候秦峰從外邊掀簾進來噓聲道:“童雨來了。”

    秦凡一聽擺擺手示意都閉嘴。

    很快童雨走進來,她看了一眼秦凡幾個人笑著說道:“你們在談論啥呀?”

    童母幾個人還不知道咋回答。

    這時候秦凡笑著說道:“童雨姐,我們剛才和叔和嬸兒商量了一下,想帶你和嬸兒去市里玩幾天咋樣呀?”

    他現在肯定不能把童雨母‘女’帶到自個家里呀。

    而且縣城那地兒是童雨之前有噩夢的地兒。

    所以秦凡想著去市里,那兒好玩的多。

    到時候帶著她好好玩玩,算是哥哥秦峰對人家的補償。

    去市里?

    童雨一怔。

    說實在的這兩年,她雖然也去過市里,但是童雨去的都是醫院啥的,所以要說去市里玩,她倒是還真‘挺’想去的。

    這時候童雨的父母也都一怔,他們沒想法秦凡說的是去市里。

    秦峰更是震驚,壓根他就不知道秦凡這家伙說要去市里,而且還是帶著童雨和她的母親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秦凡,秦凡沖著他擠了一下眼,他也沒說啥,旋即秦凡再次看向童雨問道:“童雨姐,咋樣呀,想不想去呀?”

    童雨笑了笑,她看向母親說道:“媽,那咱們去一趟市里吧。”

    童母苦笑一下,這才點頭說道:“好呀,那就帶你去市里玩幾天。”

    秦凡一瞅敲定了這事兒,他這才說道:“那這樣,待會兒你們收拾一下,然后咱們去市里。”

    童雨看了一眼秦凡兄弟兩個,她點頭笑著說道:“好呀,那我現在就去收拾東西。”

    等童雨轉身去了自個房間收拾東西,童母也拉著童奎進了偏屋。

    “老頭,咱們現在還有多少錢呀?”童母對著悶聲不吭一個勁吧嗒‘抽’煙的童奎問道。

    自打‘女’兒病了,他們幾乎把家掏空了,而且還是舉債治病,但是沒有一點兒效果。

    這時候童奎把煙鍋豎在炕邊,他轉身從柜子里‘摸’出一個盒子,打開盒子里邊有褶皺的幾張百元。

    這些錢現在是他們的家底了。

    旋即童奎把錢全部取出來。

    數了兩下。

    他索‘性’一并遞給老伴兒說道:“這里有五百二十塊,你全拿去吧,到時候‘女’兒吃啥買啥你都給買。”

    前幾天給‘女’兒買‘藥’啥的‘花’了兩千多塊,現在他們家也就這么多了。

    童母接了錢嘆口氣,這才說道:“市里消費這么高,我擔心這錢沒‘花’兩天就沒了。”

    童奎他看了一眼老伴兒,這才抄起煙鍋出‘門’去了。

    童母也沒說啥,她把錢放在貼身的衣服里,這才接著開始收拾東西。

    院子。

    秦凡知道哥哥肯定要問這事兒。

    所以他坐在那兒跟哥哥把這事兒說了一下,然后伸手說道:“哥,給我一根煙。”

    秦峰明白了秦凡的意思,他給遞了一根煙,他這才忍不住問道:“兄弟,那你咋想起去市里了?”

    秦凡看了一眼問道:“那你覺得咱們帶著他們母‘女’可以去村里?”

    秦峰一聽呃的搖搖頭說道:“去村里也不行,你嫂子要是看到,肯定跟我鬧,而且村里人肯定也會議論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”秦凡點了點頭說道:“那不就是了,到時候去了市里啊,咱們多帶帶童雨姐逛一下算是盡一下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行,”秦峰點了點頭,“兄弟,哥聽你的。”

    二十分鐘后。

    童奎后邊‘插’著一個煙鍋回來了。

    走到老伴兒跟前,他把一千塊塞到對方手上。

    童母一瞅那千把塊。

    她一驚這才問道:“你這錢從哪兒來了啊,村里不是都沒人愿意借咱們錢了呀。”

    他們給‘女’兒借錢治病,幾乎都親戚朋友啥的都借完了。

    現在欠了外債十幾萬,所以村里沒人肯借錢給他們。  

鄉村小說網
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