鄉村小說網
網站首頁 最近更新 熱門推薦
小說鄉村小醫仙
正文_第1107章 找小偷要錢包!

    秦凡瞅了一眼里邊,他這才走到旁邊一個工作人員跟前,問了一下這兒除了這個娛樂項目,還是其他的沒有。手機無廣告m.最省流量了。

    那人頓時恭敬的跟孟凡說這兒除了這種聚會啥的,在二樓還有一個賭場。

    一聽到賭場,秦凡眉頭微微一挑,旋即他點頭道謝。

    這時候安月一瞅秦凡這家伙不好好捉小偷,這咋還上樓去賭場,她以為這家伙是去玩兒了。

    頓時安月沒好氣的說道:“臭小子你原來還喜歡賭啊。”

    秦凡一聽瞅了一眼對方,搖頭一笑說道:“老子對這玩意兒沒興趣,咱們是去捉小偷。”

    “小偷?”

    安月一怔,有些納悶問道:“小凡,你咋知道小偷來這地兒了?”

    秦凡看了一眼笑著解釋道:“我剛問了,這個郵輪上面除了可以提那個酒吧啥的,基本上也就這個賭場算是可以玩了,這種偷竊的家伙肯定不會只為了偷錢,他們一般多多少少,都有些其他的愛好。”

    頓了一下,秦凡停在樓梯口。

    他接著道:“而這種人大多數都喜歡賭錢的,另外他既然能在甲板上膽子那么大的行竊,這家伙現在肯定不會鉆回自個房間里,很有可能跑到賭場。”

    安月一聽秦凡的分析雖然覺得頭頭是道,但是她還是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頓時安月笑著說道:“小凡,你是不是忽悠我的啊,我雖然覺得那家伙會來賭場,不過我覺得那家伙現在肯定不在賭場。”

    秦凡笑了笑,這才說道:“那要不然咱們打個賭唄。”

    安月笑著說道:“好啊,打賭就打賭,那你說咱們賭啥?”

    頓了一下她接著笑道:“好像也沒啥可賭的啊,我的身子都給你了,你也不缺錢。”

    秦凡一聽呃的一聲,他心想媽的這安月說的還真是。

    這安月要是沒有被他給睡的話,那完全可以賭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還真的沒啥賭的,他肯定不能要安月的錢,而且要睡安月,隨時都可以睡,壓根就不用跟安月來賭。

    這么一想,秦凡嗨的一聲擺手笑著說道:“還是算了啊,也不賭了,反正你看著吧,那家伙現在肯定在賭場里。”

    頓時秦凡這才上了樓。

    安月也跟著上去。

    賭場。

    幾乎一半兒的二樓都被用作賭場,而且里邊的設施啥的都很牛逼。

    各個賭桌上幾乎坐滿了人。

    就連那些荷官媽的一個個長得那叫水嫩,皮膚白皙,臉蛋漂亮,外加上職業裝,身材看起來很好。

    秦凡站在門口掃了一眼里邊,旋即他這才偏頭對著安月笑著說道:“安月,你輸了啊,那家伙在那兒。”

    說著他指了一下靠近里邊的一張賭桌,只見陳威那家伙正混在人群里,興沖沖的在那兒賭著。

    這時候安月一瞅還真是陳威,頓時她笑著說道:“小凡你真是太厲害了呀,這還真在啊。”

    秦凡笑了笑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說實在的,這事兒他不管也可以,但是他一想媽的這咋說都是華夏人,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家伙在這兒行竊。

    要是萬一被人抓住,說不定扔下海喂鯊魚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旋即秦凡帶著安月走到陳威跟前。

    這時候旁邊的服務員一瞅來了客人,而且一瞅秦凡和安月穿著也講究。

    頓時他急忙上前笑著問道:“先生,您是不是要玩呀?”

    服務員這么一喊,賭桌上的人紛紛扭頭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不過他們也就是看一眼,旋即各自都忙各自的了。

    秦凡瞅了一眼搖搖頭說道:“我是來找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人?”

    服務員尷尬一笑,下意識的扭頭看了一眼賭桌上的客人,旋即他這才好奇的問道:“請問您要找誰?”

    秦凡沒有說話,而是直接拍了拍正在一臉緊張的搓撲克的陳威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啊?”

    陳威瞪著秦凡,有些不高興了,麻痹的他搓牌搓的正起勁兒,肯定不希望別人打擾啊。

    而且他并不知道秦凡是過來找他要錢包的。

    秦凡一瞅這家伙笑著說道:“哥們兒,我找你有點事兒。”

    陳威看著一眼秦凡,頓時他擺手不耐煩的說道:“你有啥事兒在這兒說,我沒空。”

    秦凡一聽眉頭一皺,他搖頭一笑說道:“這事兒恐怕在這兒不好說,而且要是在這兒說出來,你肯定會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這時候陳威一聽,這才啪的把撲克牌扔到桌上。

    他雖然心里不高興,但是陳威還真擔心秦凡這家伙說的事兒對他不利的。

    頓時他這才扭頭看著秦凡說道:“你先等一下啊,我把這局走完。”

    “成,”秦凡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他只是站在一邊饒有興趣的看著這幾個家伙在賭,他很想看看這些家伙的水平咋樣。

    很快賭桌上多了一堆錢。

    緊接著四個人分別開牌,陳威這家伙輸了,他氣的把牌往桌上一扔罵道:“媽的點兒真背!”

    說著他這才站起來沒好氣的看了一眼秦凡,擺擺手示意去那邊。

    秦凡跟著去了那邊。

    小房間里。

    陳威瞅了一眼秦凡二人,這才搖頭說道:“哥們兒,我們應該不認識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”秦凡點了點頭笑著說道:“我們是不認識,不過我知道你的,你的行竊技術很厲害呀。”

    陳威一聽頓時臉色一沉。

    他微微露出緊張的表情之后,陳威這才看著秦凡冷冷道:“你們咋知道?”

    說完他忽然臉色再次一變,他恍然大悟接著道:“我想起來了,你們就是甲板上站在旁邊的一對兒?”

    剛才行竊,這是他上郵輪第一次下的手兒,而那會兒他模糊記得旁邊是有一對男女。

    他那會兒因為急忙要跑,所以并沒有太注意秦凡,但是現在一瞅,這十有八九會是秦凡二人。

    秦凡一聽對方這么問,他也沒隱瞞,頓時秦凡點頭如實說道:“是呀,我們就是剛剛在旁邊看到你行竊,你這水平太高了啊。”

    陳威嗨的一聲擺手道:“做我們這一行講究的就是膽子和技術活兒。”

    說著他湊到秦凡跟前。

    上下打量了一眼,陳威這才摸摸下巴說道:“你這體格雖然有些瘦,不過要是干我們這一行還算可以啊。”  

鄉村小說網
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