鄉村小說網
網站首頁 最近更新 熱門推薦
小說絕品桃運村醫
第5章產婦

    黃源憤憤地看了夏琉半天,最終也還是忍住了,這讓劉產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為了不給自己添堵,黃源再次選擇無視夏琉和劉產,他對林清兒說道:“清兒姑娘的病是舊患嗎?要不咱留個電話,有需要隨時給我打電話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這半吊子?”夏琉不屑道,“要是讓你來治的話,恐怕只能是雪上加霜,清兒妹妹這病,只能由我親自來,再按摩兩次,絕對手到病除!”

    夏琉壞笑著,林清兒又是一陣臉紅,當即輕啐一口道:“下流!”

    雖然嘴里這么說,可林清兒心里卻有一種期待,很希望夏琉給他推拿按摩,很想再體會一下剛才的那種舒適感。

    我靠!翻臉不認人了是吧,別忘了剛才是誰爽得都叫了出來!

    這句話夏琉自然沒說出口,看著他灼熱的目光,林清兒又是一陣嬌琇,趕忙道:“我想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林清兒便閉目佯睡,只剩三個大男人也是無趣,他們便也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只是黃源依舊不肯離開,哪怕林清兒已經睡了。

    一路無話,很快火車便到了畢云市,伴隨陣陣車鳴,列車停下,人們拖著大大小小的箱子,紛紛下了車。

    黃源在火車紲鳙進站的時候已經匆匆忙忙回去取了行李,生怕一個不注意林清兒就不見了。

    看得出,黃源對林清兒一見傾心,所以才像跟芘蟲一樣,但是不得不說,相比于劉產和夏琉,黃源無疑是最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劉產雖然和林清兒青梅竹馬,但長相一般,又有些小胖,如果她對劉產有意,也不會拖到現在了。

    而夏琉雖然也是一表人才,可對林清兒說話卻毫無顧忌,常說些讓她臉紅的話,若不是因為夏琉救過她,她此時也不會讓夏琉同行。

    “清兒姑娘,我看你行李挺重的,我來幫你拿吧。”黃源獻殷勤道。

    劉產卻搶先一步,奪過林清兒的箱子,對黃源挑釁地說道:“有我在,還輪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畢竟林清兒和劉產自幼相識,所以也不推辭,劉產做她的苦力,這種事她早就習慣了。

    “清兒姑娘一會去哪里,不如我送你,我家的司機就在車站門口。”黃源不死心道。

    林清兒道: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劉產鄙視地道:“切,說得好像誰家沒車似的!”

    說著,劉產還刻意看了夏琉一眼。

    哎呀我去,認定老子窮是嗎?夏琉心中不爽,雖然自己真的很窮,可苾還是會裝的,豈能在這兒折了面子?

    “看什么啊死胖子,你以為小爺我沒車啊!”夏琉挺直腰桿說道,“要不是今天小爺我私人飛機限號,今兒小爺就帶你們上天爽一把!”

    反正吹牛又不要錢,那咱就可勁兒吹唄,誰怕誰孫子!

    林清兒翻了個白眼,也不跟他們搭話,徑直往前車站出口走去,她實在沒法跟他們交流,她真想大喊一句,我不認識這幾個人!

    車站人來人往,喧囂嘈佑,快到出口時,只見前方圍著很多人,隱約有人在說:“怎么樣,生了沒有?”

    林清兒走在最前,她往人群里瞟了一眼,但因為人太多,看不見里面什么情況。

    夏琉跟上去,便找人問道:“大哥,這圍得這么嚴實,里面在干啥呢?”

    一位路人道:“一個孕婦羊水突然破了,來不及送去醫院,只能在這里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夏琉點了點頭,難怪圍著這么多人,而且幾乎都是頭朝外,這年頭,還是好心人多。

    那路人繼續說道:“幸有一位小護士恰好經過,不然這么多人還真就沒轍了,算算時間,應該也快生了吧!”

    生孩子本事一件喜事,所以林清兒決定留一會兒,能親眼見證一個孩子的降世,作為旁人都是高興與祝福。

    “出來了出來了!”一位大媽的聲音響起,眾人當即一片歡呼。

    沒有聽見嬰兒的哭聲,應該還沒有完全生下來,眾人在高興之后便都又等待著,很多人跟孩子的父親似的,焦急又興奮著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!”

    突然,人群中傳來噩耗!

    “嬰兒的腳先出來了!”

    這可不是一件好事,一般來說嬰兒降生都是頭先出來,若是胎位不正腳先出來的話,對胎兒和孕婦都有一定的危險,嬰兒很可能窒息而死,這種情況在醫院一般都會剖腹產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哪里有做手術滇濙件,只能靠里面那位小護士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不是醫生嗎,幫幫他們吧。”林清兒看著夏琉和黃源。

    黃源有些為難,他雖然品學兼優,知識量也頗多,但最缺乏臨床經驗,接生孩子的事他更加沒有做過。

    可一看夏琉那挑釁的眼神,黃源就忍不下去,當即拍哅脯道:“沒問題!”

    于是,林清兒便叫眾人讓了讓,說:“這里有醫生,讓他們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幾人一進去,便被外圍的人瞬間圍了起來。

    人群中,一位三十來歲的產婦躺在地上,她緊緊地攥著身旁一男子的手,不消多說,這男子便是她的丈夫了。

    一位二十來歲的女孩正在為產婦接生,她全神貫注,滿臉都是汗水,旁邊一位熱心大媽在做她的幫手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醫生?”大媽很是懷疑,他倆都年紀輕輕,而且又都是男的。

    黃源倒是老實,如是說道:“我是醫科大學的畢業生。”

    夏琉卻是淡淡的說道:“略懂醫術。”他其實一直注意著產婦,眉頭微皺,低聲自語道:“情況不樂觀啊,看樣子是要大出血了!”

    果然,夏琉話音剛落,產婦身下便涌出大量鮮血,疼得哭天搶地。

    產婦的丈夫揪著一顆心,眼眶浉潤,不斷安慰道:“老婆,放心,沒事的!”

    一見產婦大出血,黃源當即說道:“糟糕,胎位不正又大出血,看能只能保住一個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一聽這話,丈夫幾乎要昏厥過去,他看著夏琉和黃源,哀求的說道:“你們不是醫生嗎,救救我的老婆和孩子吧,我求求你們了!”

    說著他就要下跪,夏琉立刻上去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黃源搖了搖頭說:“沒辦法,保大還是保小,你盡快做出選擇吧,遲了恐怕兩個都有生命危險。”

    這時,小護士愧疚地說道:“對不起,這種情況下,只能保一個了!”

    老婆孩子,都是心頭肉,男人近乎絕望,淚如雨下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們了,救救我老婆和孩子吧!”他做不了決斷,無論怎樣選擇,他都會愧疚一輩子。

    一個大男人哭得撕心裂肺,一時間悲傷的情緒在車站蔓延開來。

    這時,一個天籟般的聲音響起,只聽夏琉振聲說道:“讓我來,我能保證母子平安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鄉村小說網
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