鄉村小說網
網站首頁 最近更新 熱門推薦
小說絕品桃運村醫
第6章平安降生

    在男人已經絕望的時候,夏琉的話就如冰天雪地里的一團火焰,讓他心中燃起了希望。

    他緊緊地抱著夏琉的腿,也不管眼前這個年輕人是不是真的有這個能力,因為這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求求你,一定要救救他們母子!”男人哀求著。

    夏琉扶起他,說道:“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黃源喝道,“這種情況下,你沒有任何治療工具,如何保證她們母子平安,除非你是華佗在世,扁鵲重生!”

    小護士也說:“你的心情我們都很理解,大家也都很同情他們,可是你這么安慰他根本沒用,這只會浪費時間!”

    夏琉沒有理他們,而是看著男人說道:“你相信我嗎?”

    “信,我相信!”男人此刻已經無法冷靜的思考,只能不住地點頭應和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現在就幫你!”說罷,夏琉就轉身要去救產婦和胎兒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黃源突然拉住了夏琉,喝道,“你憑什么讓人相信,在沒有任何藥物和器具的情況下,就算是畢云市最好的產科醫生也只能是束手無策!”

    “不憑什么,就憑他相信我!”夏琉指著男人說道。

    “他已經失去了理智,我們可沒有!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們的事,我只需要他相信就夠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黃源堅決反對,“現在還能保住一個,要是你去,一尸兩命怎么辦,這個責任你擔待得起嗎?!”

    這時,林清兒也有些擔憂,雖然之前夏琉為她推拿按摩時展現出了足夠的水平,可現在畢竟人命關天,于是她弱弱地問道:“你真的有把握嗎?”

    我靠,不是連你也不信我吧!你可是親身感受過小爺的妙手的!

    夏琉翻了個白眼,道:“當然有把握,假如出了事,我一力承擔!”

    “你承擔,你拿什么承擔?那可是兩條人命!”黃源依舊不依不饒。

    小護士說:“都別鬧了!”

    然后她看著男人,不忍地說道:“大哥,做個決斷吧,不能再拖延了!”

    產婦還在出血,胎兒也未能安然降臨,時間對她們母子很寶貴。

    男人現在腦子一片空白,哪里還能做出抉擇,一時間是急煞旁人。

    “糟糕,產婦昏過去了!”由于大出血的緣故,產婦陷入了昏迷,情況更加不樂觀了。

    可是,男子淚流滿面,他六神無主,此時此刻,做出一個決斷,比要他的命還要困難。

    眼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夏琉撇開黃源的手,道:“不能再等了!”

    黃源依舊不依不饒,夏琉當真想一巴掌把他拍翻在地,他怒道:“你他媽再攔著我,就別怪我不客氣了!”

    “人命關天,我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你亂來的!”

    “自己學藝不鏡就看低別人?”夏琉冷笑道,“你要是再攔著我,到時候真的一尸兩命,這個責任你敢不敢承擔?!”

    黃源漲紅著臉,他哪里敢去承擔這種事,一時無言。

    見黃源不說話,夏琉接著振聲道:“我敢!要是我無法讓她們母子平安的話,我負全責!”

    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,小護士便說:“那你便試試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”黃源還想說些什么,卻被大媽擋住了。

    “別可是了,他現在做不出決斷,旁人又不敢代替他選擇,再者他剛才也說相信這個小伙子了,就讓他試試,死馬當活馬醫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小護士和大媽都為夏琉騰出地方,他半蹲下去,先是以自己獨特的雙眼觀察了一下產婦,然后雙目微閉,運轉永生訣。

    體內永生真氣開始涌動,透過奇經八脈,最后凝于夏琉食指指尖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黃源憤憤道:“我倒要看看,你如何赤手空拳保她們母子平安!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安靜點!”林清兒不悅,她對黃源也有些不滿了。

    一直挿不上話的劉產,此刻也趁機懟了黃源一句:“youcanyouup,nocannobb!”

    黃源一臉黑線,悻悻地閉嘴,可他始終不相信夏琉會有這種通天醫術。

    夏琉之所以敢做保證,都是因為他體內的永生真氣,他十根指頭分別按在產婦數個袕位上,永生真氣透過指尖,流入產婦體內,修復著她的傷勢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小護士便張大了嘴,無比震撼的說道:“血止住了!”

    黃源一陣,他定睛一看,果不其然,產婦已經不再出血。

    “他做了什么?”黃源只看見夏琉按了產婦的幾個袕位,其他的一概不知,“按幾個袕位就有如此神效?”

    大媽道:“看來這小伙子醫術不錯,說不定他真的可以讓她們母子平安。”

    男人喜出望外,緊緊盯著產婦,嗅濜得厲害。

    接著,夏琉以真氣幫產婦調理身體,慢慢的,只見胎兒像是有人推動一樣,一點點往外滑。

    “胎兒在動,出來了,我看見頭了!”小護士驚喜地說道。

    由于夏琉是在用真氣救人,所以自己消耗也很大,不多時便有些氣喘,額頭也在冒汗。

    幾分鐘后,一個振奮人心的哭聲響徹車站

    “哇!哇!”

    那是胎兒的哭聲,他終于是平安降生了!

    “恭喜,是個男孩!”眾人皆是笑逐顏開,男人過去,恨不得立馬把孩子抱在懷中,但他克制著自己,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小神醫,我老婆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夏琉道:“氣息均勻,只是出血昏迷,沒有大礙了,在醫院好好調養一番便可!”

    “多謝小神醫了,你真是我們一家的救命恩人!”男子當場跪下,就要磕頭。

    夏琉扶著他的肩膀道:“救死扶傷是學醫之人的本職,我若見死不救,是要遭雷劈的!”

    “請恩人務必留下聯系方式,他日我一定登門陛謝!”

    夏琉擺手道:“舉手之勞而已。”

    旁人紛紛豎起大拇指,不禁贊他的醫術,也贊他的醫德。

    黃源臉銫難看到了極點,他根本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子,對夏琉是又嫉又恨。

    劉產則是相反,他現在對黃源格外看不順眼,對夏琉的敵意倒是沒那么強烈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一看到黃源那吃了蒼蠅一樣的表情,他心里爽得不行。

    林清兒此刻看夏琉的眼神也有些改變,細看之下,這人也蠻好看的,似乎也并沒有那么下流無恥。

    林清兒心念一動,暗道:“他既有如此醫術,說不定可以幫我姐姐治好多年頑疾,到時候請他到家里,說不定還可以幫我再做一次推拿按摩”

    一想到推拿按摩,林清兒的臉上不禁又是一陣嘲紅。

    夏琉不知道林清兒心里的想法,看了看時間,已經下午四點多了,得趕緊去把婚退了,然后還得去辦另外一件大事,涉及到他身世之謎的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鄉村小說網
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