鄉村小說網
網站首頁 最近更新 熱門推薦
小說絕品桃運村醫
第10章我改主意了

    “既然你那么喜歡用錢解決問題,也行,就怕你滿足不了我的要求。”夏琉突然似笑非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蘇鼎越一看有門,當即一喜:“你說個數!”

    “不急!我先問個問題。”夏琉眉頭一挑,道:“如果我沒記錯,你應該只有這一個女兒吧?”

    蘇鼎越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,但還是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只有一個女兒,也就是說我你女兒結婚后,你們的財產終究會是我們的。你蘇家整個家業比起來,你這十萬塊是不是太少了?”

    “別再那兒拐彎抹角的,直接說吧,要多少錢才肯解除婚約?”一旁的鄒玉娟是個計儮氣,不想跟夏琉在那兒磨嘴皮子。

    “終于肯承認那份婚約是真的了?”夏琉盯著鄒玉娟不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又怎么樣,我是絕對不會同意,將女兒嫁給你這個窮鬼的。我鄒玉娟的女婿,只會是葉寒橋葉少爺。”鄒玉娟義正詞嚴的說道。

    葉家有權有勢,只要蘇茜茜嫁給葉寒橋,蘇家在畢云市如日中天。

    反觀夏琉,除了一身蠻力一無所有,指不定還得給蘇家惹來什么禍事。

    就算拋開這些不說,就現在的形勢,如果真的將蘇茜茜嫁給了夏琉,馬上就將葉家得罪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那可是國土資源局主任啊,得罪了他蘇家以后還能好過?

    做生意,從來都是利益為先。賠本的買賣,鄒玉娟永遠不會做。

    夏琉不禁好笑,道:“我說,你們就這么看好這個酒囊飯袋?你看他那樣子,身體早就被掏空了。蘇茜茜要是嫁給他,過不了幾天接得守活寡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誰酒囊飯袋呢?”葉寒橋噌的一聲站起來,指著夏琉的鼻子吼道。

    想他堂堂國土資源局主任的兒子,活了二十幾年,什么時候受過這種窩囊氣?

    夏琉怡然不懼,道:“我勸你還是回去好好養著鄙,清心寡崳,興許還能多活兩年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拼了!”葉寒橋受不了這鳥氣,沖上了就要動手。

    “寒橋你別沖動,你是有身份的人,這種人不值得你動手。”鄒玉娟知道夏琉的厲害,哪里還敢讓葉寒橋跟夏琉動手。

    “我這種人,我什么人啦?”夏琉頓感氣急。

    “你以為你是什么人,不過是個想攀附我們蘇家,讓自己下半輩子吃穿不愁的無賴。”鄒玉娟正氣凜然的說。

    “一群掉錢眼兒里的家伙,別把你們蘇家想得那么好。你以為你的女兒有多高貴,小爺根本就沒看上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,你是同意退婚了?”蘇鼎越脾氣要溫和一些,聽到夏琉這話,喜出望外的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錯了。我本來確實是來退婚的,不過現在嘛,我改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夏琉一把將婚書從蘇鼎越手中搶過來,轉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給我攔住他!”

    隨著鄒玉娟的一聲大喝,周圍沖出二三十個保鏢,將夏琉里三層外三層的圍了起來。

    鄒玉娟冷哼道:“今天這婚你是退也得退,不退也得退,沒有第三條路給你走。”

    事情鬧到現在這個地步,蘇家的死對頭姜家絕對已經知道了。如果今天夏琉不把婚退了,以后再將蘇茜茜嫁給葉家,姜家的人絕對會拿這件事情說事。

    “就憑這幾個破番薯爛西瓜就像攔住我,你們也太不長記杏了吧。”

    夏琉冷哼一聲,直接闖入保鏢群眾。

    這些保鏢隨便一個,都可以撂倒四五個大漢,但卻擋不住夏琉半點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夏琉愜意地走出蘇家。鄒玉娟氣得跺腳,卻拿夏琉一點兒辦法都沒有。

    不過,內心深處,夏琉仍是有些憤憤不平。

    媽的,不就是有幾個臭錢嘛,早晚有你們跪著求小爺的一天。

    如今天銫已晚,夏琉也沒有太著急前往林氏養殖基地,在附近隨便找了一個小旅館湊合度過了一晚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他便坐上出租車,來到林氏養殖基地。

    身為畢云市養殖大戶企業,林氏養殖基地規模不小,在畢云市郊區地帶,占地可謂極廣。

    夏琉直接到門衛處,打聽林叔的情況林叔,全名林全,也就是他此行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們林經理啊?他正好有事出去了。”門衛說道。

    “出去了?那他什么時候回來?”

    “這就說不清楚了,不過林經理他老人家臨走說過,這次他至少要三個月后才能回來。”

    靠,這么久?難道小爺我要在這里等他回來?來的不是時候啊!

    夏琉有點無語,不過,既然林叔不在,他也只好暫時離開。

    這時,夏琉忽然看見,不少人正聚集在門衛亭處,熙熙攘攘的,不知在議論著什么。

    一時好奇,夏琉便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哎哎,兄弟這是怎么回事啊?你們一群人擠在這里干嘛?”

    夏琉拍了拍前面一位帶著眼鏡的仁兄,遞過去一支香煙。

    “還能干什么,當然是應聘獸醫啊!”

    見到有人拍自己肩膀,眼鏡兄極為不滿,不過還是接過夏琉的香煙。

    獸醫?什么時候獸醫這份職業也這么火爆了?

    聽到他的話,夏琉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兄弟,這你就不知道了吧?來這里應聘獸醫的人,真正的目的都不是僅僅為了當一名獸醫。”眼鏡兄美美地吸了一口手中香煙,露出一個猥瑣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哦?怎么說?”夏琉一愣。

    “切,林家母女花你竟然都不知道?”眼鏡兄鄙視地看了他一眼,“她們母女仨可是咱們這里有名的美女呢,林夫人寡居多年,林家兩位小姐又未出嫁,咱們都是為了她們才來的。若是運氣好,母女三人都能拿下,也說不定哦”

    說話間,眼鏡兄又是一臉猥瑣的神銫。

    日,世風日下啊,竟然有人比小爺我還下流無恥,竟然惦記上了人家母女三人,胃口也太大了吧?

    夏琉暗罵不已,不過想想自己也是同道中人,五十步笑百步,彼此彼此而已。

    這時,眼鏡兄從懷里掏出來一張皺巴巴的相片,在夏琉面前一晃而過,然后宛若珍寶一般捧在懷里。

    相片上是一個上了年齡的成熟艷麗女子,不過似乎是在很遠的地方偷拍的,只能看到一個側影。

    不過光是如此,依然能夠感受到,照片上女子成熟妖嬈動人的身姿,以及那絕美的側面容顏。

    不錯不錯,雖然只是照片,但這等美女,已經讓夏琉心洋洋起來。

    再一看面前的眼鏡兄,雙手捧著照片在哅口摩擦,嘴角微張,一臉享受的表情,哈喇子都差點流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真沒出息。”夏琉忍不住鄙視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”眼鏡兄瞪了夏琉一眼,“這林氏母女花可是難得的人間極品,這張照片,是林夫人林婉茹的玉照,還是花了我五百大洋買的,她兩個女兒的照片我還沒收集到呢。”

    什么?這張照片上的成熟倩影,是林夫人林婉茹?

    夏琉微微一愣。雖然只是側面,但怎么看,照片上的女人看起來也不過才三十多歲。

    不過馬上,他又有些疑瀖,怎么林夫人也姓林?難道她跟她丈夫一個姓?

    (本章完)

鄉村小說網
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