鄉村小說網
網站首頁 最近更新 熱門推薦
小說絕品桃運村醫
第13章不吃我這一套?

    “誰說我無法確定?”

    夏琉慢悠悠地站起來,神靈活現地道:“其實,這里每一頭病牛,都有同樣的價值,都有救治的必要,原因很簡單,我能全部醫治好它們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滿場驚詫。

    “哇哈哈哈!你腦袋該不會是被驢給踢了吧?這些病牛大多都已病入膏肓,我都只有把握救活其中一兩頭,你居然說你能全部醫治好它們?開什么國際玩笑?”

    張癡翔大笑出聲,他還以為夏琉有多厲害,沒想到到頭來還真是裝的。

    其他應聘者也紛紛點頭附和,無不對夏琉的醫術表示懷疑。

    張有權這時也冷笑連連,沖一人道:“王武,你是咱們養殖基地水平最高的獸醫,現在有人挑戰你的權威,你來說說這些病牛的情況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張主管。”那叫王武的人隨即走了出來,有些不爽地看了夏琉一眼。

    見他一副看自己不順眼的樣子,夏琉搖了搖頭,懶得理這貨。

    “這里大部分的病牛,都是前段時間害病了,沒有及時治療,才會如此的,以目前的醫學手段,是無法醫治好的。不過張癡翔和宋越這二位選擇的病牛,還有一線生機,只要對癥下藥,很快就能根除。看他們二位所開的藥方,也完全正確”

    聽到王武的話,張癡翔臉上頓時浮現出得意的神銫,挑釁般地看著夏琉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選擇的病牛,看似強壯,而且鏡神旺盛,但這不過是一種表象而已。如果你們仔細觀察的話,便會發現黃牛肚子下有一塊黑銫斑痕。”

    聽著王武的話,眾應聘者連忙上前仔細查看。

    果然,在那些黃牛肚子下面,有一塊巴掌大小的淡黑銫痕跡。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,的確很難發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黑紋斑,這牛已經病入膏肓了啊,這根本無法治愈!”有見識的人,一眼就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所以,這位夏兄弟說有把握醫治好它們,恕我直言,以目前的獸醫學水平,這根本不可能。”王武搖搖頭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他這番結論,張癡翔更加得意,看向夏琉的眼神中帶著嘲笑。

    “好了,本次招聘,張癡翔和宋越被錄取了,其他人,請回吧。”張有權一錘定音道。

    眾多應聘者聽到這,一個個頓時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然而這時,夏琉忽然沖王武大聲道:“嘿嘿,這位王獸醫,你不能醫治黑紋斑,不代表我無法醫治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那王武眉頭一皺,他都已經說得這么清楚了,沒想到這臭小子還敢挑戰自己權威。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夏琉昂然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就把這頭病牛的藥方開出來吧。”王武指著一頭病況嚴重的病牛,冷笑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,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投向夏琉,等著他的回應。

    夏琉順著王武所指的病牛望去,心說巧了,竟然是那頭體內有天然牛黃的病牛。

    “沒問題。”夏琉哂笑一聲,臉上說不出地自信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知死活,連王獸醫下的結論都敢挑戰?”張癡翔忽然一陣放聲大笑,“我說你小子還是省省吧,別白費力氣了,到時丟臉的可是你。”

    這時,張有權也跟著大聲道:“臭小子,我看你是故意找茬的吧?你說能醫治就能醫治?當我們養殖基地的獸醫都是擺設?他們都說醫治不了,憑什么你就能醫治?”

    到了這份上,夏琉隱隱感覺到,這張有權有意幫張癡翔說話了,再聯想到他們倆都姓張,搞不好,這倆二貨還沾親帶故呢。

    事實上,他猜得一點也沒錯,這張有權和張癡翔不僅是沾親帶故,二人本就是叔侄關系。

    “我既然敢打包票,那就能醫治。怎么?張主管,是怕我真的醫治好了這頭病牛,掃了你手下王獸醫的面子,還是不肯給我一個機會?”夏琉似笑非笑地道。

    他這話說得極毒,顯然是有意迫使張有權表態。

    張有權就是臉皮再厚,又哪里及得上他,更何況,林夫人又在旁邊看著,他總不能說自己怕對方治好了所有病牛,掃了自己手下獸醫們的面子吧?

    不過,他能做到主管的位置,顯然也不是等閑之輩,當即怒斥道:“胡說八道,我看你分明是胡攪蠻纏,來人啊,把他趕出去,取消他的應聘資格!”

    頓時,周圍幾個養殖基地的保安涌了上來,準備將夏琉趕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個輕柔的聲音傳了過來:“張主管,就給這個年輕人一個機會吧。”

    說話的人,不是別人,正是林夫人。

    所有應聘者頓時艷羨地看著夏琉,媽的,這小子簡直走了狗shi運了,連夫人都居然替他說話。

    而此時的夏琉,心里同樣充滿感激,就沖夫人她幫自己說話這一點,夫人簡直就是一位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啊!

    想到這,他忍不住對林夫人感激地道:“多謝夫人給我一個機會,我夏琉感激不盡,若不是夫人太年輕,我少不得要將慈愛可親的夫人供上佛龕,每天都要誠心誠意地拜上一拜”

    周圍的人聽得無不瞠目結舌,拍馬芘,赤果果地拍馬芘啊,這小子怎么能這么無恥?

    “咯咯咯”

    原本嫻靜淡然的林夫人,聽到他這赤果果的馬芘,禁不住掩口嫣然笑了起來:“我哪有你說的那么好,我不吃你這一套,還是趕緊忙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見她笑顏如花,臉頰生暈,很明顯剛才這一記馬芘,拍得正是地方。夏琉心中好笑,不吃我這一套?那夫人你笑得那么開心干什么?

    “謝謝夫人,我一定會證明給你看,你的眼光是沒有錯的。”夏琉難得謙虛地笑道。

    林夫人點了點頭,這年輕人雖然嘴巴碎了一點,但對自己還算尊重,算是不錯吧。

    可她哪里知道,就在這之前,他可是開啟透視外掛,將她的身體看了個遍,哪里談得上什么尊重了?

    見他跟夫人言笑晏晏的樣子,張有權和張癡翔叔侄心里不嫉妒才怪?

    “好了,夏琉,別浪費時間了,趕緊醫治這頭病牛吧。”張有權催促道,不過語氣不敢再囂張了,省得夫人聽了不快。

    夏琉也懶得去計較這些了,嘿嘿笑了笑:“張主管,麻煩你準備一把刀過來”

    他話還未說完,張有權就喝道:“刀?難道你想殺了這頭牛?你倒是想得簡單,我們養殖基地的牛,又豈是你說殺就能殺的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鄉村小說網
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