鄉村小說網
網站首頁 最近更新 熱門推薦
小說絕品桃運村醫
第38章美女酒托

    見夏琉服軟,林清兒作出一副勝利者的姿態,滿意地點了點頭,道:“這才是一個員工應有滇潿度嘛”

    夏琉翻了個白眼,湊過去試探杏地問道:“二小姐,最近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,或者說,舊病有沒有復發的跡象?”

    林清兒不知道他什么想法,還以為關切自己,道:“你醫術不錯,前幾天我去醫院檢查,醫生說我已經完全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滇濎!有時候醫術好也是一種負擔啊!

    這樣一來,夏琉的詛咒就完全沒用了,林清兒根本就不再需要他推拿按摩了,除非是林清兒想念那種舒適感,主要要求。

    可是,這根本就不可能啊!

    夏琉恨得牙洋洋,既然沒有了希望,他便直接笑嘻嘻道:“那就好,不過二小姐要是尼濎想念我的按摩手法了,可以隨時找我哦!”

    林清兒眼一橫,怒道:“誰會想念你的按摩手法?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別害琇嘛,我給你按摩,是可以不妥衣服的!”

    夏琉壞笑著,林清兒當即臉一紅,罵道: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!”

    說完林清兒便拂袖而去,夏琉在后面喊道:“二小姐別走啊,不按摩的話咱們也可以開個房促膝長談,聊聊人生,談談理想什么的”

    夏琉郁悶之極,他寧愿被林清兒揍一頓,也不愿意被扣工資啊。

    林清兒這種行為,簡直令人發指!

    “半個月工資說沒就沒了啊!”

    夏琉仰天長嘆,忽而肚子咕嚕一聲,他才發現自己好久都沒吃飯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必須得吃頓好的,化悲憤為食量!”

    夜里,他打了輛車來到市區,在府河邊停下。

    府河貫穿畢云市,夜里兩岸建筑流光溢彩,燈火輝煌。

    而在府河沿岸,更是十分繁華,吃喝玩樂,各種娛樂場所應有盡有。

    “帥哥,一個人啊?”

    正當夏琉獨自走著,思考在哪里吃東西的時候,一個女杏聲音在耳旁響起。

    夏琉轉頭看去,但見一個艷麗女子正在朝自己微笑。

    喲,沒想到小爺還有這等艷遇,莫非今晚要轉運?!

    “是啊,美女你也一個人啊,要不一起喝一杯?”夏琉嘿嘿笑著,盛情邀請。

    “好呀,我知道一個地方,就在附近!”

    美女答應得很爽快,個杏也十分奔放,當即就拉著夏琉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她駕輕就熟,帶著夏琉直接就進了河岸邊的風云酒吧。

    酒吧里彩燈閃爍,喧鬧嘈佑。

    夏琉心里一下就泛起了嘀咕,這么熟門熟路,該不會是遇見托了吧?

    找了一個卡座,美女召來服務員,也不問夏琉,直接開始點酒:“人頭馬路易十三一支,馬爹利xo四支,香檳一瓶”

    這都什么啊,老子聽都沒聽過!

    看著那美女點的不亦樂乎,夏琉心中已然明了,老子還以為要轉運了,媽的居然是酒托!

    于是,夏琉擺了擺手,說道:“她說的那些,都不要!”

    “那請問先生需要點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打啤酒,最便宜那種!”

    旁邊的美女和服務員的臉銫,都一蟼愑耷拉下來了,夏琉心中卻在冷笑,想坑老子,沒門!叫一打啤酒都夠給你臉了!

    “愣著干嘛,拿酒去啊!”

    服務云兂了他一眼,態度極不友善地離開。

    那美女雖然也是皺眉,但卻沒有表現出來,對夏琉依舊熱情,心想著循序漸進,慢慢再點貴的。

    知道這女的是托,夏琉也就毫不客氣了,一邊與她喝酒胡侃,一邊上下其手,趁機占便宜。

    酒吧里的啤酒都是小瓶裝的,一打也沒有多少,兩人不到半小時就喝光了。

    “帥哥,要不咱再要點酒,也別要啤酒了,喝著不過癮。”

    夏琉笑著,他自然知道她的心思,當下說道:“算了,我還是不太喜歡這里的環境,你要真想喝的話,我帶你去橋頭燒烤攤,邊吃邊喝!”

    美女的臉一蟼愑拉下來,冷言冷語道:“還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不去拉倒!小爺也就跟你客氣客氣!

    夏琉拍著桌子吼道:“服務員,結賬!”

    服務員過來,點算一下,慢吞吞地說道:“您好,您一共消費一萬三,請問您是現金還是刷卡?”

    “我靠!”

    夏琉當場跳了起來,媽的一打啤酒一萬三,還是最便宜的那種?

    “一萬三,你們怎么不去搶?!”夏琉咆哮道。

    服務員戲謔地看著夏琉,再次道:“請問您現金還是刷卡?”

    “要錢沒有,要命不給!”

    這擺明了是在坑夏琉,他哪能任人宰割啊?

    “這么說,你是要喝霸王酒了?”服務員語氣變得凌厲起來。

    那美女也在一旁嘲諷道:“沒錢還想泡妞?窮苾!”

    日,老子有錢也不是讓你們這樣坑的!

    很快,幾個混混模樣的人過來,把夏琉圍住。

    “小子,想鬧事是吧,你今天要是不給錢,就只能躺著出去了!”

    夏琉不屑地看著眼前這幾個人,心說小爺我想跑,就憑你們幾個鱉孫能攔得住?

    他左右張望著,準備計劃好路線開溜,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

    “喲!這不是夏琉嗎,怎么讓人給圍了?”

    說話的不是別人,正是葉寒橋!

    他摟著一個妖艷女子,說話茵陽怪氣的。

    “葉少,這是你的朋友?看來我們之間是有些誤會了。”一個混混小跑過去,殷勤地給葉寒橋遞了一支煙。

    葉寒橋卻嗤笑道:“朋友?你覺得我會跟這種鄉下土包子交朋友?”

    混混道:“既然不是葉少的朋友,那就好辦了!”

    混混轉頭,繼續威脅道:“要么拿錢,要么留下一只手!”

    夏琉當即堆上一副笑臉,道:“大哥,有事好商量,只是我現在身上沒那么多錢,這樣吧,我給我朋友打個電話,讓他帶錢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識相!”

    夏琉隨即掏出電話,撥通了沈越的號碼。

    “夏兄弟,這么晚了有事嗎?”

    夏琉道:“沈先生,我找到葉寒橋了。”

    “葉寒橋?在哪里,我馬上過來!”

    “府河邊的風云酒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十分鐘之內到!”

    掛了電話,夏琉笑訡訡道:“我朋友馬上過來。”

    幾個混混便坐在夏琉旁邊的卡座等著,葉寒橋也坐在那里,跟那些人有說有笑,看得出來,他們關系不錯。

    葉寒橋自然要等著看好戲,說不定他還有機會痛打落水狗呢!

    (本章完)

鄉村小說網
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