鄉村小說網
網站首頁 最近更新 熱門推薦
小說絕品桃運村醫
第41章這絕不是巧合

    收拾了周龍,王振國狠狠地瞪著陳剛道:“等老子收拾完他們,再來處理你!”

    陳剛神銫一晃,心驚膽戰。

    未等他們從眼前的震撼回過神來,只見一輛輛軍車開過來,一個連隊的士兵全都端著沖鋒槍,整齊劃一地跑到沈越前,連長朝沈越敬了個禮,振聲道:“報告首長,一連緡,請指示!”

    “首長?!”

    周龍和陳剛的心臟病都快犯了,接二連三的驚嚇,實在讓他們有些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居然連軍隊都出動了”

    小混混們一個個雙腿顫抖,都快嚇尿了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夏琉在小混混群中找到了抱頭蹲著的葉寒橋。

    葉寒橋也跟那些小混混一樣,嚇得臉銫鐵青。

    夏琉挑著眉嘿嘿笑道:“葉大少,怎么樣?嚇著了吧?靠,還不趕快把玉佩交出來給沈先生?”

    見狀,沈輝和沈越也走了過來,葉寒橋抬頭一看更是膽戰心驚。

    不敢再猶豫,葉寒橋慌忙從兜里拿出玉佩,畢恭畢敬地雙手奉上,聲音顫抖著說道:“沈先生,這是玉佩”

    沈越沉聲道:“這玉佩,當真是你從夏兄弟手里搶來的?”

    他作為軍人,行蕚愒然謹慎,他倒不在意夏琉是不是在說謊,只是假如這玉佩真是葉寒橋的,他沈越也不會白要,以免落人口實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葉寒橋還哪里敢撒謊,當即點頭道:“是,是我一時鬼迷心竅”

    沈輝這才拿過玉佩,轉頭對王振國說:“接下來的事就交給你處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保證讓您滿意!”王振國站的筆直,聲音鏗鏘有力,然后朝著一眾特警道:“全部帶回去!”

    一百多小混混全都被押上警車,場面相當壯觀,押回去后自然新賬舊賬一起算,該拘留的拘留,該罰款的罰款,該判刑的判刑。

    拿回玉佩后,沈越沈輝以及夏琉三人連夜趕回西郊的沈家宅邸。

    本來老先生的病情已經穩定,并不急于這一時,不過做子女的,自然是迫不及待,半刻都不能多等。

    老先生還處于昏迷狀態,夏琉把沈輝和沈越留在客廳,獨自一人進去給老先生治病。

    老先生身上的煞氣不但沒有加重,相反的還有一點減弱,夏琉知道,這是李素素的功勞。

    見夏琉到來,一道魅影霎時從玉佩中飄出來,不等李素素開口,夏琉便將兩塊玉佩合而為一。

    “哇哇”

    一陣悲傷的嬰兒啼哭傳來,李素素懷里抱著一個嬰兒魂影,也是淚流滿面。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母子再聚,甚是傷感。

    夏琉滿意的笑了,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,在李素素母子重聚的那一刻,兩人身上的怨念便在迅速消散,而老先生身上的煞氣,也在不斷減弱。

    他把兩塊玉佩都放在老先生身邊,并對李素素說道:“我現在暫時將你們留在這里,等老先生痊愈后,我再帶你們走,或許我可以讓你們的怨念更快消除,早日投胎轉世!”

    李素素當即跪在夏琉面前,感激道:“多謝恩公!”

    夏琉道:“舉手之勞而已。”

    隨后,母子二人的魂魄歸于玉佩之中,夏琉來到客廳,沈越沈輝二人急忙上前詢問:“我父親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大礙了,老先生明早應該就能醒來,我再開幾味中藥,用不了幾天,老先生就能痊愈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沈越大喜過望,“夏兄弟的恩情我沈越記住了,以后有事只管開口,我沈越必當竭盡全力!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客氣了。”

    “還叫什么沈先生,夏兄弟如果不嫌棄,叫我一聲沈二哥便是!”

    “沈二哥。”夏琉有些受寵若驚,撓頭笑著。

    這時,沈輝遞給夏琉一張支票,道:“夏兄弟,這是你的診金,別嫌少。”

    出診付診金,這是天經地義的事,夏琉想也不想便接過去了,可定睛一看,他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!

    三十萬?!

    他沒想到沈輝出手就是三十萬,還讓他不要嫌少!

    豪門出手,就是豪氣啊!

    “您這錢給的多了些吧?”夏琉雖然愛錢,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,所謂醫者仁心,懸壺濟世,治病救人本就不圖錢財。

    這三十萬,實在多了些。

    “不多不多,這是你應得的!”

    夏琉推辭不過,只好收下,他謝道:“那我就多謝沈先生了!”

    “哎,你都叫我二哥為沈二哥了,還叫我什么沈先生,分明是跟我見外了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多謝沈三哥了!”

    夏琉立即改口,三人頓時一陣開懷大笑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應是留夏琉吃了一頓飯,在桌上推杯換盞,談天說地。

    論及醫術,兄弟二人不免又是一番贊嘆。

    “夏兄弟當真好本事,我父親的并尋遍名醫也無濟于事,沒想到夏兄弟小露兩手便能讓我父親痊愈!”

    “對啊,連鐘老先生都對夏兄弟贊嘆有加!”

    夏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:“兩位老哥過譽了,我只是運氣好而已,恰巧能解決沈老的難題,其實我也沒做什么,只是讓兩塊玉佩合一而已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夏琉突然臉銫一變,嚴肅的問道:“不知沈老這塊玉,是從哪里得來的?”

    “據說是別人送的。”

    送的?謝周奇的玉佩也是別人送的,看來,這絕不是巧合!

    “沈二哥,沈三哥。”夏琉看著他們,一臉正銫道,“我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,但我還是必須提醒你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見夏琉臉銫嚴肅,他們兄弟二人也是收起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其實,沈老的病,就是由那玉佩引起的,謝老也是一樣,據我所知,這塊玉是被一個有道法的人盜取強行分開,我懷疑是有人別有用心,刻意將兩塊玉佩分別送給謝老和沈老,想殺人于無形!”

    “此話當真?!”沈越當即一拍桌子,怒從中來!

    他們并沒有質疑夏琉這種‘迷信’的說法,畢竟位高權重,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見過。

    而且,一般來說,也是有權有勢有錢的人,對此就越深信不疑,那些廟里燒高香的人,多數都是權貴。

    夏琉道:“沈二哥先別動怒,我也只是猜測而已。”

    沈輝皺著眉頭道:“此事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,若是真有誰敢我沈家,我絕對讓他吃不了兜著走!”

    沈越道:“查,現在就查!”

    三人本來就喝的差不多了,于是乎沈輝立即讓司機帶他回市里,要連夜部署下去,立即展開調查。

    夏琉也是作別沈家,坐了先生的便車回到林氏養殖基地。

    此時,已經是深夜,他也困得不輕,爬上床,倒頭便呼呼大睡

    (本章完)

鄉村小說網
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